当前位置

: 短文故事 哲理故事 浏览故事内容

聊斋故事:道士与美人计

shortarticle 短文网 2021-11-20 21:06:07 4

■本故事译自清·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

聊斋故事:道士与美人计

01

有个姓韩的书生,生在世家大族,为人热情好客,同村有个姓徐的,常在韩家饮酒作陪。

一次宴请宾客,一个托着瓦钵的道士走上门来,家里人给他投钱投谷却不接受,但也不离开,家里人都很生气,于是走开不再理他,留下道士一个人在院中敲瓦钵。

韩生听到院中一直有敲击声,就叫来家里人询问,家人就言明事情经过,但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道士大步流星走了进来,韩生就招他就座,道士向主客略举手致意便坐下了。

落座后,韩生询问道士的来历后才知道:他住在村东头的破庙里。韩生问道:“道长何时栖身在东边观中的?我竟不知道,真是失了地主之谊啊!”

道士答道:“贫道乃闲游野人,刚到此地不久,跟人还没什么交往,听闻韩居士疏财好客,所以特来讨杯酒喝。”

韩生于是举酒致敬,道士很畅快地痛饮起来。

这时同乡的徐某见道士衣衫褴褛,便心生傲慢十分看不起他,对他也不太礼貌。韩生则把他当作江湖食客对待。

这道士一连喝了二十多杯酒才告辞离去。

02

从此以后,韩生每宴请宾客,道士都接踵而至,看到食物就吃,见到酒水便喝。韩生逐渐对他频频光顾也颇不耐烦。

有一次正在喝酒,徐某嘲笑道:“道长经常来做客,何不做回东啊?”

道士听了笑道:“贫道与你一样:什么也没有,两肩膀扛着一张嘴罢了!”

徐某听了羞愧难当,竟无言以对,道士又说:“话虽如此,其实贫道很早就有诚意相约,后续定当竭力筹备酒食以作酬谢!”

喝完酒后,道士嘱咐道:“明日中午,烦请光临舍下。”

03

第二天,韩某携徐某应邀前往村东破庙赴宴,但心中怀疑道士并没有准备宴席,正行走间,见道士早已在路上恭候他们,三人于是边走边聊,很快到了庙前。

进入庙门一看:整个院落焕然一新,檐廊楼阁连绵延续。二人甚是惊奇,问道:“许久不来这里,何时建造的?”道士答道:“刚竣工不久。”

等进了厅堂:满眼雕梁画栋,到处陈设华丽,连世家大族也无法比拟,二人顿时肃然起敬。

刚一落座就有十五六岁的姣美少年斟酒上菜,每个人都穿着锦衣红鞋。酒食也芳美可口,菜品极尽奢华丰盛。

饮食完毕,又上来饭后果品,只见各种奇珍异果无法叫出名字,果品都盛在用水晶玉石制成的器具里,这些器具晶莹剔透,发出的光反射在靠几与卧榻上。又用玻璃盏盛酒,盏围有一尺有余。

道士说:“唤石家姐妹来。”侍僮出去不一会儿,就见两个美人进来:一个身材修长似弱柳扶风,另一个稍矮,年龄也小。二人都妩媚多姿,曼妙无比。

道士于是让二人行歌令劝酒助兴,年少的开始击节而歌,高个子的吹着洞箫伴奏,满堂顿时清音袅袅,余音绕梁。

唱毕,道士又命人斟酒,继续行酒劝饮,又回头问两个女子:“美人很久不跳舞了,今天还能跳吗?”

话音刚落,就有几个侍僮在筵席旁铺展地毯,两个美人相对翩翩起舞,只见长衣乱拂,香尘四散。舞毕,又斜倚在画屏旁休息,二人娇喘微微。

韩、徐二人看得心旷神飞,不觉喝得醺醉。此时道士也不管客人,起身说道:“烦请二位自饮自酌,我稍作休息,随后便来。”

说罢就走了,只见南屋的墙壁下有一张螺钿床,两位美人开始铺上锦褥扶道士入睡,道士顺手把高个子的拽入怀中共寝,又命年少的站在一旁给他挠痒。

韩、徐二人看了心中愤愤不平,徐某大喊道:“道士不得无礼!”说罢就上前阻止,道士连忙起身躲开。

这时徐某见年少的美人仍站在床边,于是乘着酒意把她拉到北边的卧榻上,最后公然拥抱着她躺下。

徐某又见螺钿床上的美人还在躺着,就对韩某说道:“你何必太迂腐?”韩某听了径直上了螺钿床,想要和她亲热,但美人已沉沉睡去,扳她也不转身,于是就抱着她入眠。

04

天亮后,二人酒醒。这时韩某感觉怀中的美人冷若冰石,睁眼一看:原来抱着一块长石躺在长满苔藓的石阶上。

又连忙看徐某,发现徐某尚未醒来,只见他头枕一块茅房的石头在茅厕里呼呼大睡,于是赶紧把他踢醒。

二人相顾愕然,四下一看:满院都是荒草,只有两间破房罢了。


本故事为短文网故事频道哲理故事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