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: 短文美文 情感美文 浏览美文内容

岳母愤怒出击:失女残局里上门女婿要再婚

shortarticle 短文网 2021-10-01 19:02:21 4

出身寒门之家的刘劲冬入赘豪门。2018年的一场车祸,刘劲冬痛失爱妻的同时意外拥有了巨额赔偿款1200万。这笔巨款在岳父母家引起巨大骚动。为表达感恩之心,刘劲冬搬进岳父母家的别墅,承诺为二老养老送终。他真的做到了吗?

岳母愤怒出击:失女残局里上门女婿要再婚

失女残局:爱女惨遭车祸留下千万身家

2018年2月18日下午,江苏省南京市润发汽车配件公司的董事长肖腊梅接到警方电话,称其爱女王娇娇在G2京沪高速苏州段发生车祸,不幸身亡。惊天噩耗让肖腊梅和丈夫王祁阳双双瘫倒在地。

时年52岁的肖腊梅曾是南京一家机械公司的销售员,丈夫王祁阳是一所中学的老师。20年前,性格泼辣的她从公司辞职,进入汽车配件行业,经过几年打拼,很快拥有千万身家。后来,她动员丈夫也辞职,和她一起经营汽车配件公司。在南京买了别墅和豪车,风光无限,爱女王娇娇从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就进了父母所在公司。

2013年8月的一个周末,王娇娇吞吞吐吐地告诉母亲:“妈,我想结婚!”肖腊梅心里一沉。“如果还是那个刘劲冬,妈不会同意!”刘劲冬1990年出生于江苏省镇江市农村,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从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,他在南京一家设计公司工作。王娇娇非常迷恋高大英俊的刘劲冬。肖腊梅不愿意独生女儿嫁给这个一无所有的男人。但王娇娇铁了心地说:“我的事情,你们管不着!”王娇娇摔门而去,几天都不和肖腊梅联系。最终肖腊梅妥协了,但她有个条件:结婚可以,但刘劲冬得入赘,生下的孩子得姓王。王娇娇觉得这是父母故意刁难,没想到,刘劲冬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2015年五一,王娇娇和刘劲冬结婚喜宴在南京最豪华的希尔顿大酒店举办。婚后的刘劲冬入职岳父母的公司,帮助打理家族企业,对妻子王娇娇也是百般痛爱。2016年1月8日,王娇娇生下一子,取名王之子。肖腊梅夫妇高兴得合不拢嘴。更让他们欣慰的是,从女儿待产到坐月子,都是刘劲冬悉心陪护。凌晨3点多寒气逼人,刘劲冬起床给妻子煮红糖鸡蛋;给儿子换尿布……刘劲冬的忠实可靠一点一点抹去肖腊梅心中的芥蒂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然而这样温馨的画面随着王娇娇遭遇车祸戛然而止。看着殡仪馆里女儿冰冷的遗体,肖腊梅几度昏厥过去。丈夫王祁阳则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抢救,一周后才脱离生命危险。心力交瘁的肖腊梅一下瘦了几斤,只剩刘劲冬一个人全程处理王娇娇的后事,同时照顾不到3岁的儿子。

一个月后,刘劲冬拿到了王嬌娇商业保险的理赔,其中身故险加各种车船意外险,共计1200万元。这笔巨额赔偿,引起了王家上下不小的骚动。肖腊梅的妹妹第一个打来电话:“这个男人命硬,克妻。这笔赔偿都是我们娇娇拿命换来的,他凭什么拿?”妹妹的话再次激发了肖腊梅的丧女之痛,这笔天价赔偿受益人是刘劲冬,他拿这笔赔偿合理合法,但她确实不愿意看着女儿留下的这笔钱,被女婿就这样带走。

当晚,肖腊梅跟丈夫商量,怎么样也不能让刘劲冬把钱带走。他们不缺钱,更不愿意消费女儿的赔偿,两人决定以孙子的名义把钱要回来,自己分文不得,一部分留给王之子,剩下的全部捐给希望小学。

就在肖腊梅准备叫刘劲冬回家谈判之时,刘劲冬带着儿子王之子来到了岳父母家。一进门,刘劲冬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二老面前,他郑重承诺:“爸,妈,我刘劲冬是一个感恩的人,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会有今天。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们的独子,我会一直孝敬你们,养大孩子。”肖腊梅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,她将刘劲冬扶了起来说:“我和你爸都相信你。”王祁阳也在一旁流泪点头。

晚饭时,肖腊梅提议:“二楼有两间房,我这几天收拾好,你们搬过来。孩子还小,我们能轮流陪他。”刘劲冬立刻点头同意了。几天后,房间一收拾好,他就搬到了岳父母的别墅里。

王家上上下下的亲戚都觉得这个“上门女婿”会飞,刘劲冬却主动留了下来。伤口在这温馨的画面中弥合,也就没有人再提王娇娇的赔偿问题。

未雨绸缪:心机百转掌舵女婿再婚

随后一年,刘劲冬一心帮助岳父母打理企业,工作之余,照顾二老,陪伴孩子。

2019年4月,王祁阳因为心脏问题再次住院。在常规的检查中,他被检查出是肺癌晚期。肖腊梅慌了神,她把公司全权委托给刘劲冬,一心一意照顾丈夫。然而,所有的努力都没能挽回王祁阳的生命。弥留之际,肖腊梅趴在丈夫耳边说:“老公,你安心去见女儿,这个家我来撑。”随后,她抬起头,看了一眼刘劲冬,刘劲冬也赶紧握着岳父的手说:“爸,我会照顾好妈妈和孩子的。”王祁阳安心地闭上了眼睛。

爱女遇难的伤还没有弥合,丈夫又病故,身为女强人的肖腊梅承受着巨大的悲痛,但她外表丝毫没有表现出脆弱,反而愈发强势。她表面上把公司运营交到了刘劲冬手里,每天在家陪伴孙子,但每个部门的核心人资,她都时刻监控。因为她始终对刘劲冬不太放心,不希望这个家再有任何“闪失”。

2019年12月的一天,公司财务部的负责人跟肖腊梅反映:刘劲冬跟销售部一名叫做钱丽莎的女员工谈起了恋爱。肖腊梅怒火中烧,她不敢相信女儿才走一年多,刘劲冬就有了新欢。很快,她掌握了全部细节:钱丽莎,江苏省淮安市人,23岁,进公司不到半年,两人交往频繁。其中一名亲信还非常不屑地汇报说:“这个钱丽莎厉害得很,难啃的业务都能搞定,像这样的女人自然对咱们刘总虎视眈眈,没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干的。”这话刺激了肖腊梅,她当天就带着孙子到公司会会这个钱丽莎。

肖腊梅赶到公司楼下,就看见一个女人有说有笑地准备上刘劲冬的车。还是王之子跑上去叫“爸爸”,刘劲冬才看到岳母。刘劲冬尴尬地叫身边的女人先走了。这个女人正是钱丽莎,她认出肖腊梅,礼貌点头打招呼:“董事长好!”然后离开。刘劲冬低头将儿子和岳母迎进了车里。一路上肖腊梅都黑着脸没说话,回到家,她努力克制着愤怒的情绪,没有发作。而刘劲冬也不解释,一直陪王之子玩,带他早早洗漱上床睡觉。

当晚,肖腊梅满脑子都是下午看到的那一幕。她意识到,刘劲冬这个年龄不可能不再婚,但现在不论是家里还是公司,都少不了他。从下午钱丽莎的表现上看,她也不是善茬。肖腊梅决定先想办法解决她。

肖腊梅通过公司在扬州拓展业务的机会,将钱丽莎调去做业务主管,名义上是升职了,但刘劲冬心知肚明,这是岳母的刻意安排。不仅如此,肖腊梅还经常到公司突击检查,对女婿的行踪盯得特别紧,只要他不接电话,她就会连环地打。刘劲冬在家接到女性的电话,肖腊梅都会追根问底。

岳母的手段让刘劲冬感到非常无奈,他不愿意和岳母闹僵,只能将和钱丽莎的感情转到了地下。为了不让岳母察觉,刘劲冬利用各种机会去扬州出差。每次和钱丽莎见面,他都觉得很紧张,无法放松。他不知道这样偷偷摸摸的日子何时是尽头!

肖腊梅并没有在意刘劲冬的感受,她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第二步。肖腊梅找到机会“善解人意”地对刘劲冬说:“娇娇也走了这么久了,你也该考虑个人感情问题了!”肖腊梅语气诚恳,让刘劲冬非常意外。接着,肖腊梅说:“妈并不是个古板的人,但我们也不能随便找一个就结婚,让妈来帮你物色。”此后,肖腊梅接二连三给刘劲冬介绍女朋友,安排他去相亲。刘劲冬只好硬着头皮“假相亲”,准备找机会再说服岳母接受钱丽莎。

然而,随着相亲越来越频繁,刘劲冬发现有点不对劲,这些相亲对象,基本都是离异或者丧偶的。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不打算再生孩子。刘劲冬大为不解,他不想再这样演下去了,加上当时钱丽莎主动从公司辞了职,回到了南京,进入了一家物流公司工作。刘劲冬决定找到岳母,直接摊牌,他和钱丽莎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和发展,发现彼此很合适,希望得到岳母的支持。

肖腊梅一听“钱丽莎”的名字,就气炸了,自己辛辛苦苦安排一切,女婿却暗度陈仓,她气愤地对刘劲冬吼道:“钱丽莎这样年轻的女孩子,你就不怕她是爱你的钱?”此时的刘劲冬对这份感情自信满满,因为在钱丽莎回到南京之后,他曾提出给钱丽莎买一套房子,钱丽莎没有同意。她告诉刘劲冬:“我爱的不是你的钱。我就是爱你这份忠诚和善良。因为爱你所以我才会明白你的苦衷,甘愿这样默默地等着你,或者说等你岳母认可你的爱情甚至婚姻。”女友的一番话,让刘劲冬特别感动。面对岳母的揣测,刘劲冬一改顺从的态度,气愤地咆哮说:“妈,您不能这么自私、霸道!我也有正常的情感需求,也没有做犯法的事情。”说完,他转身离开了王家。

这是刘劲冬自女儿去世以来,第一次跟岳母急眼。肖腊梅一下子愣住了。

愤怒出击:一尸两命血案作结

刘劲冬的倔劲上头,他连续一周睡在公司没有回王家。面对刘劲冬消极的态度,肖腊梅意识到,不能再强行施压了。但刘劲冬现在的一切都是王家给的,他充其量只是王家的守城人,让她放任刘劲冬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肖腊梅做不到。如果刘劲冬非要跟钱丽莎结婚,两人肯定会生孩子,这势必会夺走孙子的爱,也会分走财产。如果钱丽莎盯着王家的财产多生几个,那孙子未来更是没有保障了。

想到这些,肖腊梅转变了思维,她主动给刘劲冬打电话,叫他回家吃饭。席间,她一改强势,流着眼泪提出了自己的办法:“你想恋爱,妈阻止不了。但王家就只有王之子这个血脉,妈只求你一件事,十年之内,不要生孩子,你们还年轻,等子子长大一点,你们想怎么生,妈都不拦着你们。我替天上的娇娇谢谢你了。”肖腊梅以女儿的名义苦苦哀求,一下子讓刘劲冬红了眼睛,心也软了下来。肖腊梅接着提出:“如果钱丽莎愿意签协议,我就放行!”

面对这个特殊要求,刘劲冬特别无奈,但想着岳母好歹松了口,他决定先答应下来,回头再去做钱丽莎的工作,如果钱丽莎能接受不生育,岂不是两全其美?毕竟王之子也是自己的孩子,他能接受这个条件。

得到女婿的口头承诺,肖腊梅心中大喜,“十年不生育”的要求只不过是她的缓兵之计,她想着一个女人拖十年,以后就算想生,也未必生得出来了。于是,她开始联系律师,准备起草协议。

然而,就在肖腊梅自信满满之时。2020年12月12日傍晚,刘劲冬低着头回家,怯生生地对肖腊梅说:“妈。钱丽莎怀孕了!”

“什么?!”肖腊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刘劲冬有点语无伦次地解释说:“是意外怀孕,我也劝她不要这个孩子,可以跟她结婚。但她性子硬,说不让她生,她就自己生这个孩子,不要我管。”刘劲冬跪在地上哀求着岳母说:“您就答应我和钱丽莎的婚事吧!我会像以前一样照顾着这个家。我会感恩一辈子,孝敬您,照顾好孩子!”肖腊梅压根接受不了,她被这个事实彻底激怒了,觉得刘劲冬简直不把她放在眼里。她大骂刘劲冬是个人渣。

当晚,刘劲冬决绝地搬离了王家别墅。看着窗外女婿渐行渐远的车影,肖腊梅气得发抖。

第二天一早,肖腊梅打电话给刘劲冬说有重要的事情谈,刘劲冬以为岳母想通了。谁知,他一进家门,岳母一下跪倒在他面前,哭诉说:“孩子昨天哭了一夜,找了你一夜。你能不能可怜可怜他,不要再生了。”刘劲冬再次给肖腊梅保证:“妈,不管我以后生不生孩子,我都不会放弃王之子的。”看女婿还是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。夏腊梅失去理智地吼道:“如果不是我们王家,你刘劲冬算个什么东西?你现在的一切是怎么来的,你也应该有点数。你想结婚生子可以,留下你的钱和公司,净身出户!”那一刻,岳母侮辱性的语言让刘劲冬心态也失衡了:“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对得起王家老老小小,既然你这样的态度,那我们就用法律解决。”说完,刘劲冬再次转身离开了家。

当晚,肖腊梅捧着女儿的照片,越想越悲愤,看着如今女婿满口法律,一点情面都不留,心想一定是那个钱丽莎在背后教唆的。她钱丽莎没有资格取代女儿,一定要让钱丽莎打掉胎儿,退出王家!

2020年12月14日,肖腊梅暗地里找到公司的亲信刘方明跟踪刘劲冬,拿到了钱丽莎准确的居住位置。刚好那天下午刘劲冬去江苏省镇江市出差。肖腊梅敲开了钱丽莎出租屋的门。一看是肖腊梅,钱丽莎还是很礼貌地将她迎进了屋。但肖腊梅没有准备给她更多的时间,她想从气场上先镇住对方:“说吧,要多少钱,才会离开他!你开个价。”钱丽莎正视着肖腊梅说:“您想错了,我和刘劲冬并不是钱的问题。我们是爱情!”“那好呀,你签下这个协议,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,将来无权分得刘劲冬的任何财产!”肖腊梅拿出事先请律师写好的协议书。钱丽莎也被激怒了,她捂着肚子说:“您身为董事长,竟然这么不懂法律。我和孩子将来分不分财产,能分多少,是受《婚姻法》保护的,由法律说了算,不由一个外人说了算。”钱丽莎从容淡定的语气,加上“外人”二字,让肖腊梅高涨的气焰一下子被浇灭了。

“你这个贱货,就是想盯着我女儿留下的财产,骗我们王家的钱,是不是?”肖腊梅咄咄逼人,钱丽莎气愤填膺,她破口大骂:“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,以后不会有好下场的,你给我滚出去!”说着打开门,将肖腊梅往门外推。

争执推搡中,肖腊梅不慎将钱丽莎推下楼梯。怀孕三个月的钱丽莎当场大出血,晕厥了过去。但此时肖腊梅还没解气,她一屁股坐在楼梯上,眼睁睁看着钱丽莎身下淌满了血,想到去世的女儿,她鬼使神差般迟迟不愿意拨打120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钱丽莎醒来后,她虚弱地用最后的力气苦苦哀求肖腊梅,肖腊梅才良心发现,拨打了120。但钱丽莎送到医院后,最终抢救无效,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保住。

医生在抢救过程中,听到钱丽莎的表述,拨打了110。南京警方第一时间将肖腊梅带到鼓楼区派出所审讯。肖腊梅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,并表示自己太过于思念女儿,不希望任何人来分享女儿的一切,才会做出糊涂事,她后悔了。而得知惨剧的刘劲冬仰天哀嚎,他后悔自己没有一开始明确立场,而是一味纵容岳母的无理要求,才导致悲剧的发生。可一切都为时晚矣,两条无辜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。

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(因涉及隐私,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,其余人物均为化名。)

岳母丧女丧夫,遭遇令人同情。但不管有再多的不幸,再多的不甘,她也没有权利对女婿的生活指手画脚。如果对未来的财产分配有顾虑,最好是求助于法律做明确划分,而不是残忍地酿成悲剧,最终也毁灭了自己。

编辑/李明洁


本美文为短文网美文频道情感美文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2万+
0 点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