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: 短文美文 情感美文 浏览美文内容

中年婚姻如履薄冰:陪读妈妈瞒天过海假培优

shortarticle 短文网 2021-10-01 19:05:30 11

2021年4月18日,重庆市北碚区一处居民楼15楼发生血案,一个陪读妈妈不幸坠楼,110和120同时赶到,小区居民一片哗然。不久,在儿子的陪伴下,坠楼者的丈夫到派出所自首,称是自己在气愤之下推搡妻子,导致妻子坠楼……经医院多方抢救,陪读妈妈3天后不幸离世。那这起悲剧是怎么发生的呢?经过警方细致侦查,真相浮出水面——

中年婚姻如履薄冰:陪读妈妈瞒天过海假培优

全职妈妈如履薄冰,离或不离儿子成绩说了算

2018年4月15日,宋海俊特地从外地赶回重庆,给妻子韩玉梅过生日。当他在生日蛋糕上插上蜡烛,准备唱生日歌时,才发现儿子不在。宋海俊走进儿子房间,却看见儿子慌忙把手机丢进书包。宋海俊知道他肯定又在玩游戏,伸手去抢夺,一张周考数学只有50多分的卷子被他抓了出来。宋海俊大怒,立即咆哮:“再不学习你给我滚,老子不养你!”儿子宋洋甩门冲了出去,韩玉梅大哭了起来。

时年45岁的宋海俊,是重庆一家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,常年出差在外。妻子韩玉梅大学毕业后经营一个花店。但儿子升入初中后,宋海俊便让她关掉花店,做了陪读妈妈。没想到,孩子的成绩还是没有任何提高。这天,韩玉梅找回儿子后,好言劝慰半天;生气的宋海俊也多方询问老同学,给儿子报了语数外的学而思培训班,还报了全科线上的学而思网校。夫妻二人约定,丈夫在外赚钱,妻子则更要严格监督儿子学习。好在培优举措见了效,儿子成绩一点一点赶了起来。2019年9月,儿子撞大运一样考进了重庆市一所重点高中。

然而,初中还可以靠车轮战培优,可紧张的重点高中生活宋洋就完全适应不了,高一上学期,宋洋成绩一落千丈,总分从进校的528分退步到了380分。韩玉梅也被老师叫到学校:“你儿子太痴迷网游了,你要好好管管!否则这个孩子没救的!”

韩玉梅大吃一惊,儿子在她视线中从没玩过游戏啊,她回家一问才知道,每次儿子把自己锁在房间声称在学习不让她打搅,其实就在玩游戏。宋洋告诉她高中进度太快了,好多课他听不懂,苦闷之下才玩的。韩玉梅如实把儿子的情况告诉了宋海俊,宋海俊在电话里就爆炸了:“我在外面这么辛苦地赚钱,你在家又不用干什么,就管个孩子都管不好?!”还威胁说:“如果孩子成绩搞不上来,我们就离婚。”

这话瞬间击垮了韩玉梅。她向闺蜜贺兰兰讲述了这一切,还伤感地说当初她回家当全职妈妈她父亲就反对,就怕她以后要仰人鼻息。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。她还哭诉说看来大家说的都是对的,不谈学习父慈子孝,一谈学习鸡飞狗跳,连自己的婚姻都要被儿子的学习所左右了。可抱怨归抱怨,韩玉梅也只能含泪向丈夫保证,儿子还只是高一,还来得及,她绝对有办法让儿子提高成绩。

高一下学期宋洋成绩依旧直线下滑,班主任老师叫来韩玉梅,说宋洋不光是成绩问题,还伴有精神涣散,和老师冲突顶撞,建议休学。韩玉梅彻底慌了,哀求老师说:“再给我们一次机会,求你们了。”

暑假里,山城重庆像个巨大的火炉,可韩玉梅四处找私教,她咨询了几家教育培训机构后,和一家机构签约,800元一节课,名师进行一对一培训,两个月见效。但一直以来,家里的主要开支都是丈夫宋海俊掌管,韩玉梅咬着牙把儿子的实际情况告诉了丈夫。

宋海俊听到儿子愿意痛改前非,也就是说还有救,他大松一口气,很支持这个速成办法,答应付8万元学费。“儿子的成绩跟上了,心态也会好很多。”说完了儿子,宋海俊又把话题说到了韩玉梅身上,说她带个孩子都带不好,娘俩都是他养着,还向韩玉梅下最后通牒:“这是最后一次,儿子成绩还上不来,我们就一定离婚!”他还要韩玉梅手写了一份承诺书,并让她拍图传给他留存。韩玉梅一一照办。

私教拯救絕境中的儿,陪读妈妈舒了一口气

为了完成对丈夫的承诺,暑假里韩玉梅每天带儿子去培训机构上课。可儿子一连换了五个老师,都说不满意。2020年8月4日上午,韩玉梅又将儿子送到机构去试听,两个小时后,她去教室门口接,却不见儿子的踪影。老师告诉韩玉梅,宋洋上了不到十分钟的课就要打瞌睡,不仅如此,他还差点打老师,老师气哭了找机构投诉,宋洋就跑了……

气得高血压都发了的韩玉梅打儿子电话,没人接听。再打,竟然关了机。她一猜儿子可能去了网吧,于是将家附近的六家网吧来了个拉网式搜索,到晚上11点多,她才在第六家网吧找到了儿子。晚上宋海俊打电话来问试听课的情况时,韩玉梅不敢说出实情,硬着头皮说儿子很满意,明天就会交钱给机构。宋海俊才放心地挂了电话。

这一闹,韩玉梅又只好去找别的机构。她托朋友和其他同学家长介绍了好几家培训机构,带着儿子一家家试听。有的是试听课宋洋就对老师没感觉,有的是老师面对宋洋甘拜下风,承认“自己教不了”……花了大几千元试听课的钱。没有一个老师能让儿子宋洋坐下来认真学,韩玉梅心急火燎,天天找贺兰兰吐槽。

有天晚上,韩玉梅在小区的买菜微信群中吐槽现在的孩子培优价格太高,孩子难教,暑假过一半了,还没有找到老师。邻居何苇私信她说,不如找个和她儿子年纪相仿的同龄人陪读,方可解开心结。韩玉梅连忙问有没有人选,何苇说有个朋友孩子的家教是个数学系研究生,教得不错。刚好那老师想暑期多挣点钱。他是全科老师,7门课都可以教,收费也便宜,500元2小时。何苇建议她试试。

于是,韩玉梅就在贺兰兰的陪同下,约见了那名叫王鹏的研究生。他高高瘦瘦,书生气十足。说来也怪,一节试听课下来,宋洋很开心,甚至表达了强烈的学习兴趣,也做了和王鹏老师详细的培训计划。韩玉梅喜出望外,立刻支付了三个月的学费。约定暑假每周三天课,物理、数学、生物一起补,开学后就每周末一天课,哪门成绩不好多加课。果然,暑期过完做测试,宋洋的成绩稳步上升。王鹏让韩玉梅给儿子做的试卷上都是红红的钩。韩玉梅特别开心,把这些都发视频给了宋海俊,宋海俊竖着拇指对儿子说:“好样的,加油!”

转眼暑假结束,学校开学,王鹏主动向韩玉梅提出,学校的家长群他亲自进,让韩玉梅退了出来。这样他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宋洋的学习动态。韩玉梅一口答应了下来。因为一家只能保留一个微信号,于是她将王鹏拉进了家长群,自己则主动退了群。

从那以后,王鹏基本上天天给韩玉梅发儿子的好消息:作业正确率大幅度上升,老师发的表扬名单里有宋洋;月考,宋洋成绩稳步提升。一跃进了班上的前三十名……韩玉梅欣喜万分,那段时间,宋海俊一直在广东管理项目,韩玉梅每天都主动向丈夫汇报儿子的进步。一张张喜悦的成绩单不断发给远在广东的丈夫。因妻子督促儿子有方,宋海俊对韩玉梅的态度也渐渐回暖,还破天荒地说她“辛苦了”。

激动之下,韩玉梅还主动给王鹏加了2000元的工资。多年蓬头垢面,没有打扮过的韩玉梅还主动约闺蜜逛街美容,自己办了两张美容年卡。她高兴地说多亏有了得力的私教,从此再不当儿子陪读的奴隶,眼看这水深火热的陪读生涯就要上岸了……

日子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了大半年,2021年4月12日,宋海俊回重庆办事,刚好路过儿子学校。他心血来潮准备接儿子下了晚自习吃个大餐,结果怎么也没有等到儿子。刚好遇到一个此前熟悉的老师,见他等儿子,惊讶地说:“宋洋长期不上课,七门考试挂科,不是休学半年了吗?"宋海俊惊呆了。

宋海俊怒气冲冲地赶回家。一见丈夫突然出现,韩玉梅很诧异。没等她开口,宋海俊便咆哮起来:“你还准备瞒我多久?你说,要瞒我多久?宋洋在哪个学校上课?你发我的成绩单、考试卷子,又是哪个国家的?”边说边把茶几上的茶具摔了一地,韩玉梅低头去捡,手被玻璃扎破了都不敢去包扎,在宋海俊逼问下,她流着泪讲述了真实情况——

假培优瞒天过海,全职妈妈倒在血泊里

见儿子在王鹏的辅导下成绩直线上升,韩玉梅还沉浸在飘飘然中。没承想,2021年1月中旬,韩玉梅突然接到班主任电话,说他儿子上学期成绩全校倒数第三,这次期末考试居然还迟到缺考。老师还抱怨说他们对孩子太不上心了,夫妻俩都到外地去,把个孩子丢给年纪不大的叔叔,太不负责任了。韩玉梅愣了,这时她才知道王鹏被她拉进家长群后,告诉老师,宋洋爹妈都在外地,自己是小叔陪读,以后宋洋有什么事情都直接和他联系,所以宋洋在学校有什么事情,老师都直接联系王鹏。这学期,老师已经因为宋洋多次在上课时睡觉,甚至旷课数次而约见过王鹏,每次他都态度很好地认错,可宋洋从来没改。这次期末考试,宋洋竟然缺考了一天,学校正式提出令其休学调整。王鹏看到事情这么大了,再也搪塞不过去了,只有交了韩玉梅的电话。

韩玉梅蒙了,她打电话质问王鹏,这才知道王鹏平时帮宋洋做作业,每次宋洋在学校考得不好,他就重新仿一份高分的考卷给韩玉梅看。班级排名的表格也是他做给韩玉梅看的。两个人一起欺骗家长,用培训费上网吃饭……气愤之下,韩玉梅还专门找人去了解,发现重庆大学数学系根本没有这个研究生,王鹏是刚大学毕业,找不到工作,利用自己大学做家教的特长专业给差生补课。

王鹏也老实交代说:几堂课下来,他发现宋洋根本就没有丝毫学习的兴趣。为了保住这份收入,他干脆和宋洋一起合伙欺骗韩玉梅。韩玉梅气愤填膺。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告王鹏。可想到丈夫期待的目光,她又不敢把事情闹大,被宋海俊知道。她无奈地对自己的闺蜜吐露心声:这个时候就是搞赢了王鹏,要回钱又能怎样,一旦丈夫知道这事,会怪罪她,还会提出离婚,儿子也会跟着遭殃。她说宋海俊工作忙,回家本来就少。这一两年,她发现丈夫即使回家,对她也很冷漠,她怀疑丈夫在外面有外遇,可又不敢去深究。她要保住这个家庭,只有儿子这一个砝码,她不能让丈夫知道真相!

无奈之下,韩玉梅决定先和学校沟通,先保住儿子的学籍,再找王鹏协商,希望他能有一点责任感,和她一起拯救宋洋。但无论她怎么哀求,学校都只答应让宋洋休学一年保学籍,韩玉梅只好给宋洋办理了休学。据王鹏案发后向警方交代,韩玉梅起初对他很愤怒,一直叫着要他还钱,要把他告上法庭。可不知怎么的,到最后态度突然软了下来。宋洋告诉他,他妈妈最怕爸爸提离婚,为了不让丈夫知道真相,她曾百般乞求儿子,她不会把这事告诉丈夫,但要儿子一定痛改前非,把成绩提起来。宋洋答应了。

这三个人最终达成了一个荒唐的合作协议:宋洋和王鹏寒假好好复习不去网吧了,并伪造了全套卷子和成绩给韩玉梅向宋海俊交差。从那以后,韩玉梅按照上学期的规律,每周向宋海俊晒一次儿子的成绩;宋海俊短暂在家时,宋洋就假装去上学,在外游荡一天,直到事发……

宋海俊听完韩玉梅的解释,觉得自己胸口剧烈地疼痛,他没有想到自己老婆也合伙私教一起作假,这已经不是学习成绩的问题,而是老婆孩子都道德品质败坏的问题,他要离婚,这个家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!宋海俊开始准备户口本身份证要和韩玉梅去民政局。韓玉梅却不肯。见父母天天争吵,宋洋无法应对父亲的怒火,干脆躲去了王鹏的出租屋。

4月18日晚上8时,夫妻两个又爆发剧烈争吵,宋海俊气愤填膺,执意要和韩玉梅马上离婚,他口不择言地说:“这些年你们吃我的,用我的,难道都是用来骗我的吗?养个狗也知道对主人忠诚。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多年的积怨压抑,让韩玉梅也暴怒起来:“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,你天天做甩手掌柜,没有资格说我!”她还指责丈夫是因为有外遇,才找借口要把他们母子扫地出门。

宋海俊气急败坏,和妻子厮打起来。争执中,他不慎将韩玉梅从景观阳台推落下去。韩玉梅倒在血泊中。110和120同时赶来,将韩玉梅送到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,尚有生命体征。医生尽力抢救,但是3天后,韩玉梅出现多器官衰竭,最终抢救无效死亡。在儿子的陪伴下,宋海俊选择到北碚区天生派出所投案自首,他向警方供述,没有想到妻子搞出一个假培优,自己现在对失手杀妻后悔不已,可是一切都已经悔之晚矣。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(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,其他人物均为化名。)

全职妈妈为保婚姻,竟然伙同儿子一起假培优骗丈夫,令人啼笑皆非。文中父母不能真正为孩子的心灵护航,父亲缺席儿子的成长教育,母亲对孩子只进行急功近利式的培优,像员工敷衍领导一样地去用假成绩敷衍丈夫,终于导致了血案的发生。

编辑/叶琛


本美文为短文网美文频道情感美文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2万+
0 点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