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: 短文精彩阅读 热门推荐 浏览精彩阅读内容

全网热搜《江瑾楚晚棠》全文免费阅读正版_(江渊楚檀音)全本小说免费阅读

shortarticle 短文网 2024-06-03 20:01:31 27

江渊楚檀音的书名是江瑾楚晚棠,是最近非常受书迷喜欢的作家江渊精心打磨而成的,它的内容情节合理,语言朴实,它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书籍,本书的精彩内容分享:江瑾瑾冷硬的神色立时紧张起来,反应极快扶住叶殊:“师妹!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拿药来!”我抿了抿唇,正要说些什么。江瑾竟又去而复返走到我面前。他眸色森寒如冰,声音中压抑着满腔怒意:“楚晚棠,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,为何那雪参对师妹全无作用!”我忘了那些争执,只记得和江瑾甜蜜的时光。乍受质问,心如刀绞。

全网热搜《江瑾楚晚棠》全文免费阅读正版_(江渊楚檀音)全本小说免费阅读

《江瑾楚晚棠》精彩章节试读

江瑾瑾冷硬的神色立时紧张起来,反应极快扶住叶殊:“师妹!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拿药来!”

我抿了抿唇,正要说些什么。

江瑾竟又去而复返走到我面前。

他眸色森寒如冰,声音中压抑着满腔怒意:“楚晚棠,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,为何那雪参对师妹全无作用!”

我忘了那些争执,只记得和江瑾甜蜜的时光。

乍受质问,心如刀绞。

只是我还未曾说话,手帕交林青竹先一步替我说话。

“你竟把雪参给那小狐狸精了?”

“你知不知道那雪参可是世间奇珍,是晚棠的父亲楚将军九死一生拼杀,才得陛下所赐!”

“那是用来给晚棠救命用的!”

“够了!”江瑾冷叱一声,略过林青竹看向我,“你的好友都是这般口无遮拦吗?”

“你给的那株雪参究竟是真是假?”

这是第一次,江瑾望着我的目光充满了猜忌和质疑。

我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紧攥了一把,发酸发疼得厉害:“给你的时候我便说过,雪参世间只此一株,自然是真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,是师妹在向我撒谎?”江瑾长眉紧拧,双眸凝上一层寒霜。

他眼底的不信任犹如尖刃锥心,疼到最后我甚至感到有几分可笑。

我用力攥了攥手,压下心底的起伏反问他:“雪参是你为她求的,也是你看着我拿与你的。”

“我究竟有没有做手脚,你难道不清楚?”

江瑾面色微怔,阴影笼在他身上显得更为阴沉冷冽。

此刻,一个丫鬟附耳对江瑾说了些什么。

他脸色一变,当即就要离开。

路过我时,只丢下一句:“无论如何,在这件事尚未明了之前,你不要想着离府了。”

林青竹见他如此,气性翻涌直上。

“江瑾,你不能这么对她!”

“你从前明明事事以她为先,怎如今却要因为这莫须有的事情软禁她?”

江瑾蓦然停下脚步,偏头睨来,眸中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我国师府还轮不到林小姐置喙,送客。”

江瑾的话丝毫不留情面。

他十五岁下山入世,便得陛下亲封为国师。

在朝中的地位举足轻重,绝不是林青竹能招惹的。

林青竹看着江瑾离去的方向仍心有不甘:“我倒要让云止来看看,他这个师妹中毒究竟是真是假!”

“你放心晚棠,云止是名满天下的神医,又事关于你,他必然会来帮你的。”

说完,不等我回答便火急火燎地走了。

我一个人,站在无比喜庆的院子里。

竟然生出一种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无措。

回到我自己的院子时,我才发现外面喜庆的布置,独独避开了我的院子。

我的院子寂静到凄冷。

以前江瑾派专人养护,四季常开不败的莲池。

如今已经像是被遗忘了一般,尽数凋零,徒留枯败萧条之景。

一如现在的江瑾与我的感情

思及此,心头蔓延的苦涩便如池底淤泥,沉闷地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我后知后觉想起来。

叶殊的病情究竟到了何等地步?

那雪参为何对她毫无效用?

我心中存疑,决定亲自去看看叶殊的状况。

不想走近叶殊的闺房,刚欲抬手叩门。

却听见门内传来一句柔弱无骨的娇吟:“师兄,我命不久矣,让我真正成为你的女人罢……”

第5章

我如遭雷劈般伫立原地,脑中嗡鸣一片。

敲门的手滞在半空,始终落不下去。

心痛如绞间,我才发现自己竟连一个推门而入的身份都没有。

房间内随即传来衣物摩挲声,依稀夹杂着江瑾不稳的呼吸。

江瑾当初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,与叶殊只是行表面功夫。

结果却在我看不到的地方,与她行夫妻之实。

难怪,要喂我喝下忘记一切的符水。

这若是以前的我知晓了,眼里只怕容不得沙子。

里面娇喘声更甚,欢愉中又夹杂着些许痛苦。

我再没勇气听下去,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可直到出了别院,江瑾的呼吸,叶殊的娇咛都仍犹在耳。

心底翻涌的情绪却不知是悲是恨。

这一晚,伴随着撕裂的头痛和心口的窒息沉闷,我睁眼到天明。

不管灌下多少苦茶,都压不下自心底涌上的那股恶心。

“晚棠。”

天光大亮时,门外响起江瑾略微沙哑的声音。

我的手微微发颤,几乎不可控地想着,他昨日是否也像这样唤着叶殊的名字。

江瑾神情自若推门而入,仿佛昨日之事不曾发生过。

“林小姐前日都与你说什么了?”

他在担忧,生怕林青竹跟我说了,我和他是夫妻。

我紧攥着茶盏慢抿了口,苦意顺着喉管淌入心底:“没说什么。”

江瑾闻言似是松了口气,在我对面坐下。

他眼下泛青,双眼血丝密布,似乎也是一夜未眠。

见我望去,江瑾抬手按了按眉心:“没说什么就好。”

动作见,他手腕上系着的红绳上摇晃。

我顿时愣住了。

江瑾向来只着素色。

曾经我缠着他,想要在他的手腕上系一个红色的平安扣,被他拒绝了。

如今这代表姻缘的红绳,又是从何处来的?

注意到我的视线,江瑾表情凝固了一瞬。

随即收手回袖,盖住那根红绳。

他不说,哪怕心口像是有蚂蚁在啃噬,我也已经不想再问。

毕竟左右,不过是叶殊送的。

江瑾轻咳一声,正要说什么,却被一声通禀骤然打断。

“国师大人,门外云止神医求见,说可为叶姑娘诊治。”

听见这个名字,江瑾脸色骤冷:“是你的意思?”

他平素最不喜云止。

因为以前我带兵出征时,云止拒绝了做御医,毅然决然跟随我做了军医。

那时他对我说:“与其在宫里伺候贵人,不如多救治些浴血拼命的将士来的有成就。”

他的医术高超,从鬼门关救回了无数重伤濒死的兵士。

然而在我卸甲归田后不久,他竟也离开了军营。

后来听闻他在京城最大的医馆万和堂坐馆行医,与国师府只隔了几条街。

我对着江瑾点了点头:“雪参既不起作用,让他来给你师妹诊治,不是更多一分生机吗?”

江瑾却不信,话像刀子似的往我心口扎:“他和你相熟,又怎会尽心医治我的师妹!?”

时至如今,我算是明白了。

为何我和江瑾数年的夫妻情谊,还是会因为叶殊吵架。

因为只要事关叶殊,江瑾便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。

他好似全然忘了,我也曾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妻子。

我放下茶盏,声音发颤:“你若不愿,也大可让云止离开。”

一时间,屋里静了下来。

许久后,江瑾妥协。

但他还是要拉着我一同前去,防备模样好似我是什么恶毒至极的人!

一入叶殊房中。

我便看见,云止一身青衫面容俊雅,正为叶殊搭脉。

“叶姑娘所中之毒名为‘牵机’,非独门解药不可,否则即便耗尽天材地宝也是徒劳无功。”

江瑾面色阴沉,眸中是死寂般的冷怒。

见他如此模样,云止收了脉枕,语气淡淡:“国师大人莫急。”

“只要找到下毒之人,就能找到解药。”

云止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我的神情,继而又道:“而此毒,唯有东都叶氏能研制。”

“据我所知,叶殊便是东都叶氏的后人!”

第6章

我几下意识地望向了叶殊。

为了江瑾,她竟然不惜给自己下毒,来嫁祸我!

随着我的视线,叶殊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,含泪伸手拉了拉江瑾的衣袖。

“师兄,不是我,我怎么可能会给自己下这么狠的毒呢?”

“都怪我擅自跑出府才惹下这种麻烦,让你们为我如此费心。”

我的目光落在二人动作间,却看见叶殊的手腕上,露出条同江瑾腕间一模一样的红绳。

我的心紧紧缩在一起,从没觉得红色如此刺目过。

这时,江瑾挡在叶殊的身前,lz目光在我和云止之间流转。

“你们的意思,是小师妹自己给自己下毒?”

他脸色薄怒,声音冷沉到了极点:

“楚晚棠,我告诉你,她是我捡回观中的孤儿,绝不可能是什么东都叶氏!”

“你们二人倒是一唱一和,既然无心医治我师妹,又何必在此挑拨。”

责问声声如尖刺,狠狠扎进我的心。

我的掌心已被指尖扣的满是月牙,声音都在发颤:

“国师大人,我与你素不相识,为何要害她。”

“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是我,不如当众拿出证据,或者卜一卦。”

我忍着胸腔内的情绪,一字一句:“你像来算无疑策,想必卜一卦便知,究竟是谁在背后作祟。”

江瑾定定看着我,眸中情绪翻滚。

见我没有丝毫退缩,他冷笑一声:“好,今日我便请一卦,看看究竟是谁扰的我家宅不宁!”

又吩咐下人:“取水来,我净手焚香起卦。”

不想话音刚落。

“啊!”

叶殊惊叫一声,脸色发白晕倒过去。

以上就是江瑾楚晚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精彩分享,这样的小说又虐心又催泪,一口气看完才过瘾。


本精彩阅读为短文网精彩阅读频道热门推荐栏目收集自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

相关阅读

精彩阅读相关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