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: 短文散文 爱情散文 浏览散文内容

我们的爱情,不同意我们分手!

shortarticle 短文网 2020-09-27 04:48:27 1

引导语:都知道应该要忘记,但是试了很多次真的忘不掉,怎么办?

我们的爱情,不同意我们分手!

1

有时候,爱情是一件很酷的事儿,他把你气的要命,你想去厨房拿菜刀剁了她,可是,拿起刀的那一刻,你看见了案板上的五花肉,你切了丁,切了葱姜,热了油,翻炒加甜面酱,切了菜码,芹菜豆角黄豆豆芽还有心里美萝卜黄瓜丝,案板切的邦邦邦,真解恨,码堆摆盘,一碗热乎的炸酱面上桌了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不在张文静面前提炸酱面的茬,她不是不敢吃炸酱面,她只是不喜欢那个甜面酱,另外就是五花肉被甜面酱包裹起来以后,很难分辨出肥肉部分,而她讨厌肥肉。

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,她的前任最爱吃炸酱面。

分手后,她再也不吃炸酱面了。

有一回我们路过一家面馆,停下来,我问,要不要来一碗?

她说,你不要老盯着那碗面?

我问,怎么了?

她说,你老盯着它,它以为你要点它,可是,你又不吃,让它空欢喜一场。

我问她,你要不要吃?

她说,面应该被喜欢它的人吃掉才开心吧!

张文静失恋的那段日子,我们周末总是打着安慰她的旗号,去她家涮火锅,那时候,她租的房子大,涮火锅很方便,微信群里丢一句:走,去吃火锅。有人买现切肉,有人买涮丸子,有人买青菜,有人买肚儿鸭血,张文静在家就烧一锅水,等着我们。

那天,我在张文静家的冰箱里,发现了一袋甜面酱。

我问,你家怎么还有这个?

张文静说,我去超市买了很多东西,应该是某个人不要了,放在柜台上,没注意,就混到我买的东西里了。

我说,可以退货。

张文静说,算了,就一袋甜面酱而已,不值钱。

我问,要不要给你炒个酱,一会儿火锅里涮个面?

张文静笑着说,再提炸酱面,信不信,我分分钟打哭你。

那天我们喝的都有点大,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,满屋子都是热气,天气预报上说,晚上有大风大雪,已经忘记当时是谁提议,玩真心话大冒险,反正酒瓶子在桌子上转起来的那一刻,每个人都兴奋的不行。

玩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,张文静的手机突然弹出来一条消息:生日快乐。坐在她旁边的磊子眼疾手快,一把拿起手机,开玩笑的问,什么情况?什么情况?什么情况?

张文静说,不知道。

磊子很诡异的笑了一下,敢不敢大冒险?

那时候,估计张文静也喝的有点大,人啊,喝大了,管不住嘴。随口就回了一句,玩就玩,谁怕谁?

我去夺磊子的手机,磊子一晃,我没有夺到,他替张文静回了一句,我想吃炸酱面。

我说,你玩笑开的有点过了。

然后磊子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一分钟过去,两分钟过去,没有任何回信。我们终于又回到了我们自己的游戏上,不过,又出了新玩法,输了不喝酒,给前任发信息。

网上说,深夜不睡的人就会突然有一种要和“前任”复合的预感。

也许每一个人手机里都有一个联系方式,也就是喝醉酒的时候,才敢试试,但是酒劲不够大,又放弃了。应该删掉的,可惜,没舍得,也不知道留着什么用。有句话形容是:心里有个坟,住着未亡人。有首歌是这么唱的;人的心事像一颗尘埃,落在过去飘向未来,掉进眼里就流出泪来。

第一局,磊子输了,磊子很大方的打开手机,说,我开免提。

2

说起分手,误会赌气面子是三件套,吵架是随机赠品。

有时候觉得,吵架并不是一件坏事,那只是一种激烈的相爱的方式,是的,年轻的时候,我们憎恨吵架,后来我们会习惯吵架,然后离不开吵架,因为吵架是爱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吵架即疗伤,释放坏情绪,释放不满,但是,它也是心里释放出来的一个怪物。很多人,被那个怪物吃了。

有段时间,磊子失业在家,不愿意找工作,各种看不上,老想着能挣大钱,他一直觉得人是应该有一个幸运爆发的点,时间一到,飞黄腾达,很多人之所以平庸是因为没有抓住那个幸运点,而他有那个慧根,能抓住,因为他家桌子上堆满了各种成功励志的书,每天看的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回回给我打电话都是分分钟上百万的大项目,就缺8块钱吃碗麻辣烫续命。

我劝他好歹找一个工作,出去约会吃个饭老让女孩子付账,是不是不大合适?他总是一副:将来我会加倍偿还她。

人在失业的状态下,呆久了,看什么都看不惯,总觉得社会对自己不公,心里萌生各种凭什么,安全感越来越低,然后就会开始各种猜疑,变的特别神经质,所以,那段时间磊子经常跟他女朋友吵架,各种花样的吵。 www.shortarticle.cn

一开始,磊子总是憋着不说,后来,他找我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问他,怎么了?

磊子说,我跟她求婚,怎么样?

我问,你怎么给人家幸福?肉夹馍5块钱一个,红烧牛肉面12一碗,大盘鸡30一盘,你能请人家吃啥?

磊子问,借我500块钱。

500块钱,租玩偶买花买气球,骑着自行车,其实,挺酷,挺浪漫的。磊子说,只要她一同意,你就放气球。

我们刚到姑娘的公司楼下,就看见那姑娘上了一辆Q7,我跟磊子愣愣的站在那里,磊子说,我打个电话。

然后磊子拨通了电话,问,晚上,你还回家吃饭吗?哦,好的,那你早点回家。

挂了电话,磊子坐在路边开始抽烟,他问,我最近脾气是不是不大好?

我说,你刚才挺好的。

磊子问,你那里还有地吗?我去蹭住一段时间。

然后磊子又接了一个电话,是他妈打来的,磊子回话说,嗯,挺好的,你别老挂念我啊,别舍不得吃,天凉了,我给你买个大衣邮寄回去,行,我都挺好,妈,不跟你说了,我同事叫我去吃饭了。

挂了电话,磊子又点了一支烟,突然呜呜的哭了起来,过了一会儿说,我想吃我妈包的饺子了,猪肉小葱馅儿的。

那天我们沿街把花一支一支送给了情侣,把气球送给了小朋友,磊子骑着单车载着我,无比的轻松。第二天磊子拖着大行李箱,来找我,我才知道,他们分手了。然后磊子忙着找工作,面试,再也没有提Q7的事儿。

所以,今天磊子拨通前女友的电话,我还是比较好奇,他会说什么。电话那头一接通,磊子就说,我爱你。

姑娘问,喝多了?

磊子说,没。

姑娘问,喝酒输了,玩大冒险?

磊子笑了笑说,真心话。

那个时候,张文静她家的门铃响了起来,她前男友站在门口,头顶着雪花,天气预报上说,晚上有大风大雪,这都能风尘仆仆的赶过来,简直就是真爱。

张文静问,你怎么来了?

她前男友摇了摇手里的面条,说,你不是说要吃炸酱面吗?没买到酱,先凑合吃个鸡蛋面吧,好歹过生日。

看见一大群人围着一个火锅,她前男友愣了愣,笑着说,你们继续,我做个面,就走。

食材不足,她前男友做的炸酱面,不怎么地道,但是,真的很好吃,每人一小碗吃的很过瘾,那个场面很久以前有过,我们仍是这些人,张文静第一次站起来笑着介绍说,这是我男朋友,请多多关照。

可是,冬天的风就是大啊,男朋友被刮走了,那就真的找不到了。

第二天宿醉起来,我总觉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儿,我还吃过一碗炸酱面,我打开张文静她家的冰箱,发现那袋甜面酱还剩下半袋。

从张文静家里出来,磊子说,所以,你现在明白,我为什么要回那一条短信了吧。忍不住就联系,忘不掉就记着,睡不着就起来跑步,饿了就去冰箱找点吃的,其实,你回头看,无论做了什么决定,那都是当时你唯一正确的决定。你看,疙瘩汤放肉片,葱油面剥瓣蒜,炸藕饼裹鸡蛋,自己吃着舒服就行,后悔是以后发生的,现在做最喜欢的,你要相信30岁的自己有能力为20岁的你收场,以此类推。余生很长,有的是时间后悔,但是现在,不要留遗憾。

我问,那你呢?

磊子说,我们的爱情,不同意我们分手,那么,就还有机会。

分手是什么样子?

是口头表达我们分手吧?是你所有的朋友知道你分手了?

都不是,是爱情同意了你们分手的请求,你们从此天各一方。

你一定听说过,两个人分手后复合的概率是82% ,但复合后能一直走到最后的只有3% ,那97%再分手的理由其实都跟第一次一样。

那么复合的最后,到底为什么分手?是因为这种规律催眠了你,你以为,你不属于那3%。如果再分手,你可以把责任推给这句话,而不是自己没有用心经营好。

爱情是没有规律可言的。

其实,分手是重新审视你们的关系,你知道你们的关系僵在哪里,在一段冷冻期里,看看最后沉淀下来的是不是关于你们的美好,你们有没有解决掉分手的问题,如果是,我猜,那么爱情还没有退场的意思。

张文静说,面应该被喜欢它的人吃掉才开心吧!

磊子说,余生很长,有的是时间后悔,但是现在,不要留遗憾。

如果我们兜兜转转,还能再碰面,不如余生一起啊!因为,炸酱要和面,拌在一起才好吃。


本散文为短文网散文频道爱情散文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